阿墨

吃轰出/瑞金/雷安/狗崽
为酿总框框撞大墙
瓶颈期

最近狂补我的英雄学院完全停不下来x
这个轰总啊也太帅气了吧!看到deku小天使的消息后迅速转身啊!!!!啊冲这点轰出我站定了!!!!(暴风雨式给轰总打call!!!!!私心tag不要打我qwq 看在我这么可爱的份上!!!

【雷安】红酒 黑手党×卧底 by阿墨

  安迷修不明白雷狮叫他过来有什么目的。

  雷狮头也不抬地说道,“来了?”

  安迷修并不喜欢这感觉,听起来好像他们是结交多年的旧友,实际上并不是。
 
  与其说是旧友,不如说是死敌更为合适。

“老大,您叫我来有什么事情吗?”安迷修温顺地低下头,嗓音变得柔和低沉。

“我最近听说一些消息——”雷狮开口,一往的放荡不羁,“是关于你的,安迷修。”

  安迷修瞳孔徒然放大,眼角不由得跳动了一下,一股危机感悄悄地缠绕上心头。他甚至感到一丝丝带有寒意的杀气,下一秒就要扼住他脆弱的喉咙——

“不过在那之前,先喝点酒好了,”雷狮话语一转,轻巧地带走了空气里快要爆发的火药味,“那么紧张做什么,我又不会杀了你。”

  不杀我——吗?安迷修心想,他缓慢走近雷狮,停下脚步,就要拿起桌上的玻璃杯。

安迷修突然愣住了,因为玻璃杯——

只有一个。

这到底是什么意思……?

电光火石间自己的胳膊被猛地扣住,自己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,一阵凉意袭来,猩红色的液体顺着发丝而下模糊了双眼,沿着脸颊的形状滑落进衬衫,把白色的衬衫染成暧昧的红。

  嘀嗒,嘀嗒。

  雷狮挑了挑眉。

“……”安迷修用手背抹掉脸上的红酒,“您这是什么意思?”

雷狮呵了一声,提高音调,“你的脾气可真好啊?”

安迷修缓缓抬起头,眼神平静,“是我做错了什么事情吗,老大。”

“要换个方式呢。”雷狮低声嘀咕,安迷修尚且没有听清楚他的话,就被雷狮抓住手腕用力一扭猛地按倒在了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。 嘶——骨折了!雷狮用膝盖分开锁住安迷修的双腿,扯下身下人的领带迅速有力地绑住安迷修的另一只没有骨折的手。失去了领带的衬衫无力的散开,露出健壮的胸肌和腹肌。

  雷狮优雅地将剩余不多的红酒饮下,随即俯下身强硬地吻住安迷修的唇。安迷修紧锁牙关,被雷狮硬生生撬开,攻占城池。酒液在唇舌中交接,安迷修唔唔说不出话来。

是酒精麻痹了他的神经,不然他怎么会有种……欲望。

仿佛被微小的电流击中一般而产生的奇怪感觉让安迷修不知所措,只感觉颈上有羽毛拂过,带来酥酸的触感,这感觉让他及其陌生以及莫名的抵触。雷狮指尖捻住那一抹红,惹的安迷修发出一声嘤咛。安迷修神情有些迷乱,但又保持着那么一丝意志,他完全不知道雷狮接下来想做什么。雷狮不轻不重地吻着安迷修每一处被酒液浸染的肌肤,手指向下抚过他同样健壮的腰间,而停在西装裤的皮带上。

“你硬了啊。”雷狮轻笑,“该不会是第一次吧?”安迷修再无知也知道雷狮的意思,他下意识开始挣扎,但是却丝毫撼动不了雷狮的桎梏。皮带被轻松解开,那里也被突然触碰,安迷修只觉得难堪,还有一丝丝奇怪的,令人难以启齿的……感觉。

“你在期待什么?”

雷狮没有接下来的动作,只是拿过安迷修的皮带,从皮带的夹层间扯出一个薄薄的金属盒子,握在手心里。安迷修看到雷狮的动作后心中警铃大鸣,意识到自己暴露了,他迅速挣开缚绑住双手的领带,硬生生地纠正骨折的手,闪电般地速度凶狠地直冲雷狮的腹部挥出一拳,却被雷狮一把擒住,再次折断,压在头顶不得动弹。

金属窃听器闪着红点,被雷狮碾碎在鞋底。

  “放心,没有这烦人的玩意,我们可以继续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
没有了。别看了,嘻嘻嘻,战况激烈自己脑补吧
这里阿墨,瑞金雷安宇宙第一好,不接受反驳(๑•́ωก̀๑)
第一次写雷安文,写的不是很好哈,希望大家能给点意见,有ooc的话请不要客气指出,尽情鞭打我吧!

那个,这里是视奸老福特各位大佬很久的阿墨。最近沉迷凹凸无法自拔所以也肝了一个雷安!
没错!是雷安!雷安大旗永不倒!就是王与骑士的梗啦!
画的很丑很丑而且人物构造啥的也都不会希望大家多多体谅!!雷总脱了头巾的发型炒鸡难画的说啊!
那个,能够点个赞赞鼓励我一下我会灰常灰常感激你的o(≧v≦)o(本来雷总的眼神p3是很攻气的我恨0.38的黑笔( ー̀дー́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