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墨

LA什么时候风平浪静我再产粮

安哥呃啊啊啊啊啊啊啊看到了三次!幸福的光速去世sbjakqkqoal
凹凸第二季真是太好看惹!谢谢七创社爸爸!
雷总也帅出宇宙新高度了啊!

瞎鸡儿画,反正看看不要钱(你)
发完就溜(耶)
依然是画渣的高一狗x

【雷安】鲸落 原著向 by阿墨

小废话:长篇2700字注意,有耐心看完的都是小天使。灵感致敬凛冬季节爹爹的刀(意念艾特),所以这篇也是刀,但是不会太虐。二稿修正感谢 @青山。 一咪咪瑞金。
正文。
蝴蝶,蝴蝶,你是否可以借给我力量,让我伴随他渡过深洋?

不,不,我做不到,我的身躯那样纤弱,一阵强风便会让我葬身大海。

海鸥,海鸥,你是否可以借给我力量,让我伴随他渡过深洋?

不,不,我做不到,我的翅膀那样柔软,

一袭暴雨便会让我伤痕累累。

我们帮不了你,帮不了你。

蝴蝶和海鸥摇着头。

我可以帮你,我可以帮你。

一头摇着尾巴的鲸出现了。

我可以借给你我的力量,让你伴随他渡过深洋——

“恭喜您,雷狮大人,您成为了凹凸大赛最后的胜利者,”七神使冰冷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,“我们可以满足您的任何愿望,除了复活任何一名参赛者。

“任何愿望?”雷狮神情有些恍惚,看出来他对这一切的诱惑并不感兴趣,“那就把我丢到一片海上吧,再给我一艘坏不了的船。”

七神使沉默了一下。

“还有,你们会清除本大爷比赛时的记忆吗?”

“理论上是的。”

“那再加一条,别清除我的记忆。”

“满足您的需求。”

一道白光闪过,七神使的身影逐渐扭曲碎裂,雷狮感觉自己好像在往下坠落。

凹凸大赛,至此结束。

“金不在,我赢了也没有意义。”大赛第二最后的残喘声回荡在耳边,“下一次,我一定会保护好他。”

……赢了的意义吗?

这么说,他也没有啊。

鲸,鲸,你要到哪里去?

我在找一个人,找一个人。

鲸甩着小小的尾巴,快活的回答着。

你在找谁?你在找谁?

我在找……

我在找谁……?

雷狮……活下去。

雷狮从梦中醒来,就感觉到了眼角的湿润。

他有多久,没梦到那个人了。

他与他的雷霆号,正在某个不知名的星球上的一片海域行驶。站在甲板上,微风吹起他的发丝,火烧云染红了半边的天空,此时已是傍晚时分。

曾经的他几时想过,自己还有如此悠闲的时间——

“老大!下一个港口就快到了,我们卸完货要在当地休息吗?”熟悉而又不熟悉的叫声,眼前的人与记忆中的人身影重叠。

雷狮这才发现,他仍想念着自己的雷狮海盗团。

“嗯。”雷狮应了一声,他把目光重新聚焦在空无一物的大海上,企图使自己焦躁的心平静下来。

然后他看见了一只鲸。

一只灰色的鲸,和他一样,漫无目的地在大海上穿行。鲸与船越游越近,尾巴上溅起的水花甩到了雷狮的脸上。

“我靠。”雷狮不由得爆了句粗口。

惊奇的事情发生了,鲸笨拙的身躯从海面上跳起,它不像海豚那样划出优美的幅度,落入水中时反而激起巨大的浪花。就在它凌空跃起的时候,雷狮清楚的看见了,这只鲸的眼睛。

碧绿色的眼睛。

鲸怎么会有绿色的眼睛?

而且……和那个人……

“喂,你们看到了吗,那只鲸的眼睛怎么会是绿色的?”“老大,您看走眼了吧,鲸哪有绿色的眼睛啊。”

说的也是。

雷狮说服自己,这不过是你看走眼了。

这只鲸在做完惊人的举动后,不远不近地跟着雷霆号游动。船员们啧啧称奇,雷狮对此没什么兴趣,他爬上了自己的吊床,很快沉沉睡了过去。

这次他又梦到了那个人。

他们站在绚丽的星空下,流星时不时划过天际,那个人背对着他,一语不发。

“喂,你到底在哪里?”

“我,就在这里。”

雷狮醒来的时候,将近日出。他没了睡意,起身披上外套,走出了船舱。

他以为那只诡异的鲸不会再出现了,没想到它竟然一动不动地紧紧贴着船体。雷狮俯下身,伸出手去摸鲸的头顶。湿滑的触感,海水的腥味,以及开始苏醒的鲸。鲸摆了摆尾巴,小小的眼睛努力向上翻,像是要看着雷狮一般。

哈,他怎么会有这种想法?自己是被海风吹傻了不成?
金色的太阳从海平面缓缓升起,水面上波光粼粼,有着说不出来的意境。

雷狮做出了一个决定。

“从今天起,你就是海员四号了。”雷狮指着鲸,庄严的宣告。

鲸甩了甩尾巴,喷出一股水流。

这条不知哪一天突然出现在雷狮生命里的鲸,已经伴随他不知多少轮春秋,共同经历过多少次的海上风暴,一起航行过多少个海域,又欣赏过多少奇异的风景。冰雪国度的常年不冻港,原始火山的半岩浆流域,几千海拔下的苍白镜湖……他们游历大半个星球。

最后,雷狮遣散了船员。

“有个地方,”雷狮对着鲸自言自语,“我得亲自再去找一次。”

“我叫它鲸落岛。”

雷霆号在风暴中摇摇欲坠,雷狮尽力想要挽救,可没有船员帮忙的后果只能是葬身鱼腹。随着船体大幅度倾斜,雷狮毫无防备的掉落进了海里。

“咕噜咕噜……”雷狮的嘴里冒出大量气泡,身体不断的下沉,双腿甚至被海草紧紧缠住了。情况很糟糕,那艘船也朝着雷狮压了下来——没想到在那种残酷的大赛中生存下来,却要在这里死去……

雷狮失去意识前,看到一抹灰色的身影正努力向他游来。

当鲸在海洋中死去,它的尸体会缓慢沉入海底。这个缓慢的过程有一个饱含诗意的名字——鲸落(Whale Fall)。这样一座鲸的尸体可以供养一套以分解者为主的循环系统长达百年,这是它留给大海最后的温柔。
传说鲸落的瞬间,可以让时光倒流,见证一场最伟大的奇迹。

“咳咳!”雷狮剧烈地开始咳嗽,咳出肺部大量的海水,他都失去意识了,竟然没有死吗?雷狮发现自己正是躺在鲸落岛上,沙子硌的他背部生疼。奇怪,自己怎么会到这里……?

随即他瞳孔剧烈收缩。

那只跟着他的鲸,奄奄一息的倒在浅滩上,灰色外壳出现些许裂缝,缝隙里逐渐渗出淡红色的血液,反重力由风卷起直上九万里云霄,尾鳍被残忍的撕裂成极小的细片,黑色的火焰无情焚烧着支离破碎的身躯……

“喂!你怎么了!”雷狮跑到鲸身边,看着它的嘴巴一张一合,像是在倾诉着什么。

“一旦你的心愿实现,你的时间就到尽头了。”

在忍受着无比的痛苦时,鲸也想起来了。

他是安迷修。

“大人,大赛No.5安迷修无法回收!(゚Д゚)ノ”

“什么?”这件事的确出乎丹尼尔的意料,“怎么会回收不了?”

“他的意识波动太过强烈,影响到了系统的回收操作!(இдஇ; )”无论怎么拍打着按钮都不起反应,裁判球们都慌成一团。

“让我与他沟通一下。”丹尼尔下达指令后,安迷修的脸就出现在了荧幕上。

“死亡就应该被回收,你有什么怨言来不及说吗?”
“在下没有怨言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不肯被回收?”

“在下……”

“你应当知道我还有强制回收的手段。”

“在下还没有讨伐恶党。”

“只是这个原因吗?”

“……是的。”

是的。安迷修说服自己。

只能是这个原因。

否则怎么解释他不甘停止跳动的心。

“你可以选择燃烧灵魂获取力量待在雷狮身边。当然,选择这种方法,你的记忆将消散,你的来世将破灭,你的神志将不复存在。即使如此,你也要这样做吗?”

记忆消散,来世破灭,神志不复存在。

又怎么样呢。

没有要讨伐的恶党,骑士的存在又有什么意义……

“即使如此。”安迷修郑重的点了点头。

“我会保留你最后一丝神志,”丹尼尔伸出五指,“但时间很短暂。”

还真是短暂……

安迷修觉得身体轻飘飘的,他已经脱离了鲸的躯体。看着雷狮惊讶的表情,他想,原来恶党也会有失态的时候啊。

雷狮看到在烈焰中不断燃烧的安迷修朝他走来,脸上是从未见过的悲伤。耳边传来轻轻一声叹息,“雷狮,忘了我吧。”

雷狮猛地回头,安迷修却迅速化成了灰烬,被风轻易地卷向了空中。雷狮伸手想抓住他,掌心里却空空如也。

鲸回到了海里,乘着风。

End
好谢谢各位看官花时间看我的文章!七夕本来想写贺文奈何没灵感,以及高一快开学了估计以后不怎么出现了(沉迷学习日渐变美)。ooc难以避免,但这是我理想中的雷安。

 

最近狂补我的英雄学院完全停不下来x
这个轰总啊也太帅气了吧!看到deku小天使的消息后迅速转身啊!!!!啊冲这点轰出我站定了!!!!(暴风雨式给轰总打call!!!!!私心tag不要打我qwq 看在我这么可爱的份上!!!

【雷安】红酒 黑手党×卧底 by阿墨

  安迷修不明白雷狮叫他过来有什么目的。

  雷狮头也不抬地说道,“来了?”

  安迷修并不喜欢这感觉,听起来好像他们是结交多年的旧友,实际上并不是。
 
  与其说是旧友,不如说是死敌更为合适。

“老大,您叫我来有什么事情吗?”安迷修温顺地低下头,嗓音变得柔和低沉。

“我最近听说一些消息——”雷狮开口,一往的放荡不羁,“是关于你的,安迷修。”

  安迷修瞳孔徒然放大,眼角不由得跳动了一下,一股危机感悄悄地缠绕上心头。他甚至感到一丝丝带有寒意的杀气,下一秒就要扼住他脆弱的喉咙——

“不过在那之前,先喝点酒好了,”雷狮话语一转,轻巧地带走了空气里快要爆发的火药味,“那么紧张做什么,我又不会杀了你。”

  不杀我——吗?安迷修心想,他缓慢走近雷狮,停下脚步,就要拿起桌上的玻璃杯。

安迷修突然愣住了,因为玻璃杯——

只有一个。

这到底是什么意思……?

电光火石间自己的胳膊被猛地扣住,自己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,一阵凉意袭来,猩红色的液体顺着发丝而下模糊了双眼,沿着脸颊的形状滑落进衬衫,把白色的衬衫染成暧昧的红。

  嘀嗒,嘀嗒。

  雷狮挑了挑眉。

“……”安迷修用手背抹掉脸上的红酒,“您这是什么意思?”

雷狮呵了一声,提高音调,“你的脾气可真好啊?”

安迷修缓缓抬起头,眼神平静,“是我做错了什么事情吗,老大。”

“要换个方式呢。”雷狮低声嘀咕,安迷修尚且没有听清楚他的话,就被雷狮抓住手腕用力一扭猛地按倒在了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。 嘶——骨折了!雷狮用膝盖分开锁住安迷修的双腿,扯下身下人的领带迅速有力地绑住安迷修的另一只没有骨折的手。失去了领带的衬衫无力的散开,露出健壮的胸肌和腹肌。

  雷狮优雅地将剩余不多的红酒饮下,随即俯下身强硬地吻住安迷修的唇。安迷修紧锁牙关,被雷狮硬生生撬开,攻占城池。酒液在唇舌中交接,安迷修唔唔说不出话来。

是酒精麻痹了他的神经,不然他怎么会有种……欲望。

仿佛被微小的电流击中一般而产生的奇怪感觉让安迷修不知所措,只感觉颈上有羽毛拂过,带来酥酸的触感,这感觉让他及其陌生以及莫名的抵触。雷狮指尖捻住那一抹红,惹的安迷修发出一声嘤咛。安迷修神情有些迷乱,但又保持着那么一丝意志,他完全不知道雷狮接下来想做什么。雷狮不轻不重地吻着安迷修每一处被酒液浸染的肌肤,手指向下抚过他同样健壮的腰间,而停在西装裤的皮带上。

“你硬了啊。”雷狮轻笑,“该不会是第一次吧?”安迷修再无知也知道雷狮的意思,他下意识开始挣扎,但是却丝毫撼动不了雷狮的桎梏。皮带被轻松解开,那里也被突然触碰,安迷修只觉得难堪,还有一丝丝奇怪的,令人难以启齿的……感觉。

“你在期待什么?”

雷狮没有接下来的动作,只是拿过安迷修的皮带,从皮带的夹层间扯出一个薄薄的金属盒子,握在手心里。安迷修看到雷狮的动作后心中警铃大鸣,意识到自己暴露了,他迅速挣开缚绑住双手的领带,硬生生地纠正骨折的手,闪电般地速度凶狠地直冲雷狮的腹部挥出一拳,却被雷狮一把擒住,再次折断,压在头顶不得动弹。

金属窃听器闪着红点,被雷狮碾碎在鞋底。

  “放心,没有这烦人的玩意,我们可以继续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
没有了。别看了,嘻嘻嘻,战况激烈自己脑补吧
这里阿墨,瑞金雷安宇宙第一好,不接受反驳(๑•́ωก̀๑)
第一次写雷安文,写的不是很好哈,希望大家能给点意见,有ooc的话请不要客气指出,尽情鞭打我吧!

那个,这里是视奸老福特各位大佬很久的阿墨。最近沉迷凹凸无法自拔所以也肝了一个雷安!
没错!是雷安!雷安大旗永不倒!就是王与骑士的梗啦!
画的很丑很丑而且人物构造啥的也都不会希望大家多多体谅!!雷总脱了头巾的发型炒鸡难画的说啊!
那个,能够点个赞赞鼓励我一下我会灰常灰常感激你的o(≧v≦)o(本来雷总的眼神p3是很攻气的我恨0.38的黑笔( ー̀дー́ )